• 2017.04.17诗雨栖居
  • 作者:赵洁晨 编辑: 广播台发布日期:2017-04-17浏览次数:

 

 

致我不亲爱的女孩:

今天我一个人出去外面走了走,沿着陌生的街道四处晃悠。天气很晴朗,在不浓密的林荫道上,时明时暗的阳光像粉扑一样,随意而胡乱地拍打着我的脸颊。

你现在回到家了吗?我还没有吃饭,因为不觉得饿,便任性地把晚餐时间拖得更晚。我今天在散步的时候发现了一条满是花店的小巷,走过去全是扑鼻而来的清香,淡淡的,很温和。很少人给你送过花吧,你放心,过多几年以后啊,你还是没有人送。

听到这里,你是会笑还是会难过呢。我也许并不应当那么说,想起这个年纪的你,大概正在忍耐着一场敏感而微痛的青春,爱着一个令你伤心的大坏人。你也许还并没有勇气面对孤独吧,他一旦不爱你,你就会害怕,你就会将所有委曲求全的姿态都物尽其用,以此博得那颗心回温。可是他把你伤完以后就走了,走得远远的,并不在乎你质地柔软的自尊,被他踩得有多疼。

我真希望你能收敛一点自己的笨,爱得那么蠢,再用力再认真,也无法从这场恋情的考卷上换来及格分。

可大抵是因为我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很想爱的人,所以才会这样轻松地袖手旁观对你“恨铁不成钢”。不过反正你终究都会熬过去的,那就尽管喝吧哭吧,尽管辗转反侧,把像盐一样的情歌倒进伤口中调和,在无数篇同类的爱情故事里找到相似的疮痍,明白爱和相爱之间,原来竟隔着如此遥远的差距。也许就是要任由你这样浪费自己,才会在多年以后,让你终于懂得如何好好待自己。

哪怕你沦为成了众多年轻而悲伤的姑娘之一,至少不会因为爱得太轻而可惜。

全身而退从来不简易。恋爱中的人啊,总是难免会被爱情深深地刺出好几条伤疤,像满心欢喜地接过一支玫瑰以后,却发现竟被它刺得满手是血,而你痛得后知后觉。

即便那支玫瑰终究会凋谢,可手上所残留的瘢痕,却仿佛将犹如胎记似的跟随人一生。我也常常会忍不住瞥向那些早已被时光抚进骨肉中的患处,每看一眼还是会隐隐作痛,爱多么像是黄粱一梦,转眼成空。

所以你的林林总总,我当然要比任何人都懂。并且,我将定会在很久以后替你明白,你为他付出的所有改变和努力,无非只是一场不卖座的戏。任你倒贴着将他请进观众台,他也定会是那最心不在焉的一位看客,不为你感慨,更不因你而快乐。

直到你累了,卖弄不动了。在帷幕落下之后的漫长的孤独里,灯光还未来得及全闭,他却早已匆匆离了席。

所以说真的,你实在是傻得可以。但你偏偏如此乐意,我又能噜苏些什么呢?

谁都拿你无可奈何,而我也只能默默地看着,万水千山,望你无恙。

也不知道你今天上的是早班还是晚班,站在收银台前的双腿可能终于习惯了酸。回去的时候记得泡泡脚会舒缓一点疲劳,少吃点夜宵,夜也别总熬。我的清明节假期已经度完了,可是你的工作在逢年过节里总是会更忙碌,那时候的百货商场正是门庭若市之际,所以并不放假,你反倒总比往常更辛苦。

下班清点完账目就快些回去吧。如果你在回家的路上又想起了他,不要哭。你要记得我就在遥远而未知的别处,我会一直陪着你,会一直和你说说话,一直给你写这样的信,好让你不再那么无助,清楚至少还有我关心。

可我知道,你怎么可能听得入,我猜你肯定还是会哭个不停。

但或许是因为你那时便将眼泪都流尽,所以我现在好像已经怎么都哭不出来了。就是那种很鼻酸,明明觉得泪水逼近了眼眶,最后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落下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

大概要怪你当初伤心伤得太用劲,害得我如今连痛哭都没余力。

突然想起了一首歌里面的词句,“再争气点,多笑一点就好了。”是啊,你要是能多笑一点该多好,少为他折腰,多爱自己一下。

本来还想与你说多一些体己话,但猛然发觉时间已至凌晨,所以你洗漱完便早点休息吧。我也开始感到疲乏,明早还有工作,你切莫失眠。如果喜欢花,有空就去楼下花店买一枝,其实百合很好看,也很香,放在窗台正合适。

那么晚安了,保重身体,我不亲爱的女孩。

我是多年以后的那个你,可否回信来?

  • 附件【4.17诗意栖居.mp3】已下载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常青花园学府南路68号 邮编:430023 联系电话:027-83922889 027-839556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