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9.11.18诗意栖居
  • 作者:卢蕊 夏小雅 编辑: 广播台发布日期:2019-11-18浏览次数:

凤求凰

凤兮凤兮归故乡,遨游四海求其凰。即使跨越千年,我仍可从这短短十四个字中读到他的神往,这个叫做长卿的男人竟是如此长情。

风略微萧瑟的秋夜,灯微暗,长卿躺在床上,他双眸里的亮光微微熄灭,一如那摇曳的烛火,他的生命到了尽头,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忆起了一句诗,不是那首情意绵绵的凤兮凤兮归故乡,遨游四海求其凰,即使这是他的诗,他的歌,他的飘然与温柔。

人到死的那一天,回忆起的,也许是遗憾的愧疚吧……

凄凄复凄凄,嫁娶不须啼。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相离。他要走了,但他耿耿于怀的不是生命的消逝,而是多年前他的遗憾,原来他的愧疚早已埋藏多年。他摸索着,企图抓住什么东西,他最后的力气已经不允许他睁开眼睛寻找,只能无助的寻找,他似乎感受到了那年她的无助,因为他的薄情伤她至深。

好在,一只手伸了出来,让他抓住,他安了心,感谢上天,她从未放弃他。文君,抱歉。他吐出了最后的四个字,两字是爱人,两字是愧疚。他走了,即使他仍记着当年……

他无法看到,身边的她眼中的满眼的深情,一段故事,深情的不可能只是一个人,她知道他去了,她也知道他最后念起的诗,那是她的诗。她也知道他最后四个字的含义,她便是文君,他也知道他的愧疚从何而来。

凤兮凤兮归故乡,遨游四海求其凰。她也仍记得当年……

   很多年前,他和她的初遇,隔着一帘轻纱,风中飘逸的是他的琴音与温柔,亭下水中沉淀的是她的低吟与深情。也许就是那一瞬 他抚琴的心乱了,绿绮琴的音自然也慢了。他知道他碰到了他的命中注定,因为透过风吹起轻纱的缝隙,他看到了帘后她那清澈透明的眸中的人影,正是他自己。

他明白帘后的是知音,他也只两人的心确有灵犀,他也明白自己不该如此抚琴,曲音一振,此刻,他的眼里只有她,他的耳中只剩下自己的深情。

有一美人兮,见之不忘。

一日不见兮,思之如狂。

凤飞翱翔兮,四海求凰。

无奈佳人兮,不在东墙。

将琴代语兮,聊写衷肠。

何日见许兮,慰我彷徨。

愿言配德兮,携手相将。

不得於飞兮,使我沦亡。

凤兮凤兮归故乡,遨游四海求其凰。

时未遇兮无所将,何悟今兮升斯堂!

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司马相如《凤求凰》

遨游四海求其凰,不错,他称赞她是那只展翅于天地之间的高贵倩影,他还不忘提高一下自己,说自己是百鸟之王。

他的确可以算得上一直凤,他的才气与名望皆可以令他人称赞和传颂,而他奏这一首《凤求凰》所用的琴便可以作证。名琴绿绮,梁王所赠,无论真正高雅名人志士或是附庸风雅之的市侩小人都对其只有夸耀,而这琴的价值是他赋予的。

凤求凰,他是凤,遨游四海只为求其凰,而她便是他的凰。这下大家都知道了,他毫不忌讳的在示爱,他要求她。轻纱之后,她笑了,她不愧是他的知音,闻琴音便可以知其意,她的笑如蔷薇般绽放了,这时,那轻柔的风倒也是识趣,恰到好处的来,吹开幔帐,让他看到了她的笑。他的心也如同那漫山桃红般摇曳起来,这个略有口吃的男子这下更是说不出一句话了,他知道,自己确确实实是离不开她了。

长卿抚琴凤求凰,文君夜奔凰逐凤,多么美好的故事,即使过了许久,直至当今,这样浪漫的故事似乎也不曾多见,可惜这世间哪得真正的圆满如意,这个故事还是出现了一丝遗憾,

长卿不亏是一只凤,他的才华一朝展露,当时喜好文雅的真龙皇帝自然龙心大悦,赐给了这只凤一时无两的荣光,他飞得高了,有些飘飘然了,他已然忘记了远处凝望着他的那只凰。

回想起当年他振翅而飞,衣锦还乡的样子,坐在床边的她笑了笑,那时的她也是如此,满眼深情,没有一丝之后的苦涩。

“文君,抱歉。”他那短短一句话仿佛又响起一次,他的愧疚也和他当初低头向他认错时似乎一模一样,甚至有更过之。手中的温度渐渐散去,她知道他已经离开,但她还是喃喃念了那一句:“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分离。”

因为她早已经原谅他了啊……

虽然这对凤凰曾经甚至要分离,因为这只凰是高傲的凰,她是深情的,也是自私的,她容不得她的凤有半分爱意偏挪给其他女子。

这只凤飞得高了,看见的自然也多了,他忘记了曾今在那山花烂漫之日他的那一曲《凤求凰》,甚至他的绿绮琴也不再奏响,而她,变成了他身后的凰。

他要纳妾了,不问她,只写了一封家书,告诉她这消息,似乎不给她一丝反驳的机会。

文君收到了这封家书,她笑了,不似当年那犹如蔷薇的笑,这次的她笑得冷艳,提笔,《白头吟》随鸿雁飞到了他的手中。

皑如山上雪,皎若云间月。
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。
今日斗酒会,明旦沟水头。
躞蹀御沟上,沟水东西流。
凄凄复凄凄,嫁娶不须啼。
愿得一心人,白头不相离。
竹竿何袅袅,鱼尾何簁簁!
男儿重意气,何用钱刀为!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卓文君《白头吟》

“闻君有两意,故来相决绝。”她倒也是刚烈,你若不再爱我,我又何必想你,她很生气,高傲的凰怎能被如此抛弃,遂又补上两句:锦水汤汤,与君长诀!

与君长诀!

这是一个多么令人惊艳的女子啊,她不是一味只知道隐忍,只懂得哭诉郎君薄情或社会无情,若不可以和你到白头,那么就请你离开。

我想长卿接到这首诗的时候也是颤抖的吧,他肯定也没有想到那只凝望他高飞的凰是那么的高傲,他也许忘了当初的比喻,凤求凰,而不是凰求凤啊,好在,他被这一首诗打醒,明白了他自己的本心。

愿得一人心,白首不分离。凤兮凤兮归故乡,他选择了回来,凤以病辞官归乡,回到了他早年求到的凰的身边,直到白头,不再分离。

当那遨游四海的凤回到了凰的身边,那只凰我想也笑了吧。

文君手中的温度彻底离开,她知道她的凤真的飞走了,她也知道自己确确实实是离不开他了。

凤兮凤兮归故乡,遨游四海求其凰。

长卿和文君,我想这一世也许也很幸福吧。

那么听故事的你是否找到了自己的凤凰,若没有,请相信那只凤只是还在遨游四海寻找凰,如果已经找到,我想,你们也会很幸福吧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



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常青花园学府南路68号 邮编:430023 联系电话:027-83922889 027-8395567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