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19.12.02诗意栖居
  • 作者:张周 余博冉 编辑: 广播台发布日期:2019-12-02浏览次数:

一烨幻梦

俗世常言,人生如梦。有些人一梦黄粱,仓促之间便时光流逝;有些人大梦春秋,久经磨难终将登顶,也有人醉梦一生,在梦醒那一刻才悄然泪下。

人生乃大梦,这个梦我们没有办法控制什么时候醒来,但这个梦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天,有一个人恰巧梦见,踏入你的梦,看一场你梦中的光怪陆离,色彩缤纷,看一次你的一烨幻梦。

今夜,我欲焚香更衣,入梦而去,以江流之水为墨,执月烨之华为笔,愿得一轻舟,穿越时间长河,看一次他的幻梦。

这场幻梦在春江,有花,是夜,月光旖旎。


春江潮水连海平,海上明月共潮生。
滟滟随波千万里,何处春江无月明!
江流宛转绕芳甸,月照花林皆似霰;
空里流霜不觉飞,汀上白沙看不见。
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。
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
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。
不知江月待何人,但见长江送流水。
白云一片去悠悠,青枫浦上不胜愁。
谁家今夜扁舟子?何处相思明月楼?
可怜楼上月徘徊,应照离人妆镜台。
玉户帘中卷不去,捣衣砧上拂还来。
此时相望不相闻,愿逐月华流照君。
鸿雁长飞光不度,鱼龙潜跃水成文。
昨夜闲潭梦落花,可怜春半不还家。
江水流春去欲尽,江潭落月复西斜。
斜月沉沉藏海雾,碣石潇湘无限路。
不知乘月几人归,落月摇情满江树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张若虚《春江花月夜》

人们常说,人如其名,属实不假。若虚若虚,他的名字就是如此缥缈,宛如虚幻,就好像脱离俗世的仙人,拒人于千里之外却总令人神往。

入梦之时,我还无法知道,一个人幻梦,是否真的可以被另一个人找到,我也不知,他的花月夜能否允许一个外来人触及。我们都不知道,那一夜幻梦,过了这么多年,是否被流逝着的时间消融。就好像那红颜易老化灰尘,我怕他的梦失去了他的月烨和灵华,不再吸引人,不再有他的纯粹和静雅。

张若虚,生卒年不详,字号不详,存诗仅仅两首。

即使是在唐朝那个诗歌绚丽的时代,这个人的幻梦还是惊艳了世人。孤篇横绝,竟为大家是追随者的称赞,无数的诗坛才子前仆后继的企图将其赶超,但在春江花月夜这个幻梦中,他们还是输给了一个善于做梦的兖州兵曹。

有些人的梦,一做起来就是月烨旖旎,光怪陆离,就像有人人的诗,一落笔有缥缈的韵味逸散而出,他的梦,还需要慢慢品味。

我还是入了春江,看了一次他的春江花月夜,蓦然回首,却寻不见他,他果然是若虚,一声缥缈无迹,我知道的他还只是那百度百科上记载的无趣资料张若虚,扬州(今江苏扬州)人,初唐诗人。以《春江花月夜》知名,与贺知章、张旭、包融并称为吴中四士。他的诗仅存二首,收录于《全唐诗》中,其中《春江花月夜》是一篇脍炙人口的名作。——摘自百度百科

他终究还是隐了,在那个绚烂的时代,他的故事却无从记载。他就像经过大唐的一个仙人,只留下了那惊鸿一瞥的几笔光华,便飘然离去,不再给他人一丝线索去寻他,他还是高傲的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寻不到他的故事,只能从他留下的两首诗去寻他的一烨幻梦。

春江之上的月烨,是令人微微叹息的,随着春江水的搅动,月华被揉进了江边的花。花和月相遇,就好像初春时节那些小说故事里男女主角的邂逅,他们相遇的地方便是初春时节温柔的江水。花和月的故事,就像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,有着青涩和美好,也暗含着躁动和不安。

月烨如水,倾洒在江面上,花的精灵在月色中沐浴更衣,躺在江岸,闭眼享受月光的味道和花的柔和,繁花使月变得绚烂,月烨使花变得圣洁,这一切令人神醉,宛如坠入仙境。这一烨幻梦令人心神荡漾,无法自拔。

这流动的江流是多么善解人意啊,带着月光,从天边流过来,冲进了同样广阔无边的原野。刹那之间,一切变得有了生命,所有事物有了自己的风情,就在那一刹那,一切就风情万种了起来。

一烨幻梦,月烨孤清,在春江花月夜,一个一直困扰着世人的疑惑被提及,关于时间和空间的思索总是显得有那么些许孤独。

人为何而活?

人生终究还是一烨幻梦,短暂而渺小。天地浩渺,人短暂仓促的一生就如同仓促的流水,但绵延江流又是无尽,历史人世也是无尽,这仓促的短促和无尽的绵长交错对峙的时候,一个个故事发生,一个个人的梦入又梦醒,只有那皓月如新,周而复始。

皓月一如既往,那月烨也是一如既往,在春江之上望月赏花之人从不是一如既往,今朝望月的我们和那前年以前望月的若虚有什么不同呢?若虚又和他的前年之前望月之人又有何相同呢?人事变幻莫测,但最后终归流水,映着月光,感叹着惆怅。

张若虚存诗仅两首,另一首不似《春江花月夜》这般脍炙人口,但也有着他自己的韵味。

关塞年华早,楼台别望违。

试衫著暖气,开镜觅春晖。

燕入窥罗幕,蜂来上画衣。

情催桃李艳,心寄管弦飞。

妆洗朝相待,风花暝不归。

梦魂何处入,寂寂掩重扉。

——张若虚《代答闺梦还》

这首诗不像《春江花月夜》那般梦一场绚烂的夜,它更像一场孤独的思念,它的梦有着寂寞和苦涩。我突然发现,它或许正是《春江花月夜》逸散出来的另一个故事,另一场梦。

诗中的那个女子,她等的会不会就是这躺在春江岸上的若虚呢?

等待似乎是人生最痛苦的事情,等待开始,等待结束;等待来,等待走;等待可惜,等待可悲。

春江花月夜,是夜,在浓浓的雾霭深处,月烨照耀着世间,映照着的是谁的希望,酝酿的又是谁的忧愁,等待的又是谁的等待。

可惜,月烨多美好,踏月而来的期盼之人却渺渺无几。

张若虚的一烨幻梦似乎梦见了天地的一丝奥妙,每个人似乎都可以在梦入春江花月夜的时候找到自己心里的执着,也许是生老病死,或许是爱别离,当然也可能是怨憎会。

但归根结底还是求不得和放不下。

一夜幻梦,我终究还是梦见了张若虚的一烨幻梦。

小梦梦醒时分,我不禁笑了,起身,我也应该出发,人生的大梦还未到清醒的时间,我一烨幻梦的精彩还在等我去创造。

人生一梦的快乐不就是如此吗?虽变化莫测,但你我仍在砥砺前行。

愿后世也有人可梦一次春江花月……

西边的月还没完全落下,她又见了一夜的故事。

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常青花园学府南路68号 邮编:430023 联系电话:027-83922889 027-83955679